fulao2吾爱破解版

  

女人啊女人

除了刚听到这个提议时的惊讶,接下来罗静恩和孝利完全兴奋起来,抱着平板电脑开始制定属于她们的泰国之旅的路线。

“我突然有些后悔向hing你提出这个建议了。”李慎行小声的对刘在石说道。

刘在石回头看了一样正兴高采烈探讨旅游攻略的两人,也同样降低音量小声地回复道:“我也后悔做出刚才的决定了,搞不好三天时间都不够她们玩的。”

“你们两个偷偷摸摸的在说什么悄悄话呢”

孝利的声音突然响起,着实吓了李慎行、刘在石两人一大跳。

刘在石慌忙解释道:“没说什么,我们这是担心只有只有你们两人的话不太安全,而且还带着孩子们,怕你们照顾不过来,所以正在讨论派谁跟着你们一起去。”

听了刘在石的解释,李慎行偷偷伸出个大拇指给他点了个赞。

看到李慎行的手势,刘在石得意的笑了笑,要不是他知道这是他刚刚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办法,他自己都信了这个说法了。

“那你们想到人选了没有”果然,孝利并没有怀疑刘在石的话。

“人选的话我和慎行还没有讨论出来,不过我认为选一男和一女两个人的比较合适,男的可以帮你们提东西,女的可以帮忙看着孩子们,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身轻松的去购物了。”刘在石越说越顺溜,一点都看不出来这是他刚才在慌乱间,为了应付孝利的问话而突然想出来的提议。

“那,欧巴你们认为公司里挑谁和我们去比较合适”

是啊,找谁跟着比较好呢

李慎行:“能够用英语流利交流的,如果会说泰语的话那就更好。”

刘在石:“人最好机灵一些的,而且处理事情方面又比较稳重的。”

李慎行:“男的身材最好高大一些,往那一站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们。”

刘在石:“女的要心细有爱心喜欢小孩子,能够很好的照顾孩子们。”

......

“呀呀呀你们这是在挑助理还是在挑选保镖保姆啊这要求也太高了吧”没等他们俩把条件说完,孝利就粗暴的打断了他们的话。

“呃......”

李慎行和刘在石相视一眼,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刚才他们俩越说越过瘾,忘了最初的目的了。

“那个......陪同人选还是你们自己去选吧,我们就不参与了。”刘在石拿起书继续看了起来。

而李慎行也专心的开着车,一副不问世事的样子。

看着这两个耍脾气的男人,罗静恩和孝利撇了撇嘴,继续讨论起了她们的泰国旅游攻略。

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他们一行人又回到了尔。

李慎行把房车开到停车场停放好后,对刘在石提议桃红世界永久入口到:“在石hing等会儿去饭馆吃晚饭吧,反正孝利和静恩等会儿不是要上公司去选人么,而且晚饭时间也差不多到了。”

刘在石转头看向罗静恩,见她没有什么意见,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照例是女人们带着孩子先去休息,两个男人则去收拾房车,搬运行李用具。

“呼~终于收拾完了。”

刘在石把自己丢到房车那柔软的沙上。

“在石hing接着。”李慎行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冰咖啡出来,扔了一罐给刘在石。

刘在石接过咖啡,打开后连喝了几口后,满足的感叹道:“哈~,夏天果然还是要喝冰的才爽快。”

李慎行来到刘在石的身边坐下,喝了一口冰爽的咖啡后,问道:“在石hing你打算请多少人啊”

“我不打算大办,所以请得都是关系比较亲密的朋友,场地我也不找了,就在你饭馆里包下一层就行,反正我有会员卡,能省下不少钱呢~。”刘在石故作一副心疼钱的样子。

李慎行盯着刘在石看了一会儿,最终只是摇头笑了笑,却没有说什么,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把免单说出口,刘在石也不会同意的,既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那么何必多此一举呢~。

刘在石同样也是笑了笑,然后拿起咖啡和李慎行碰了下,仰头一口喝光剩余的咖啡。

“长得又不帅,那就不要学人家耍帅了,吓死个人。”看不惯刘在石那得意的样子,李慎行吐槽道。

“噗~......咳咳咳~......”刘在石为了不把咖啡喷的到处都是,而呛得咳嗽连连。

等到气终于喘顺之后,刘在石扭头瞪着李慎行嚷嚷道:“呀~李慎行有你这么说话的么你这是谋杀啊,谋杀~”

“我不觉得我刚才的说错什么啊~”李慎行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“呀~李慎行我和你拼了。”刘在石被李慎行刺激的够呛,只见他一把扑到李慎行的身上抓着他的头上的短揉搓了起来。

“放手,头可断,血可流,型不能乱,你快给我放手。”李慎行一边护着头一边挣扎着说道。

“嘿嘿,老虎不威你当我是病猫,也让你尝尝我的厉害。”刘在石没有停手,反而加大了手上的动作。

“既然你不听劝,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也好让你清楚明白谁才是那真正的老虎。”李慎行放开手抓向刘在石的衣领,腰部一个使劲,直接把刘在石给放倒了在地,。

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刘在石现他和李慎行直接掉了个转,轮到他被李慎行给压在了地上。

刘在石看到大势已去连忙求饶到:“哎呀~,开个玩笑而已,你别当真嘛~,那个......我们休息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该去找孝利她们去了。”

面对着刘在石那讨好的样子,李慎行却冷冷一笑,道:“晚了。”

刘在石脸色一变,随即想要挣脱李慎行的钳制,不过落到了李慎行的手中哪是这么容易就能够逃脱得了的。

不消片刻,房车里就传出了刘在石那凄惨的求饶声

“丫买碟~......”

“不要过来~......”

“救命啊~......”

如果把那公鸭般的嗓音忽视掉的话,还以为又在上演什么地皮流氓在嘿嘿良家妇女这样的老套路剧情呢~

感谢jeuan书白丁的月票,感谢书白丁的打赏鼓励,

老李感动的流下了宽面条泪

对了,下午加更一章,谢谢大家的支持~

未完待续。8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