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个人版和免费版区别

  

碧青蓝抵达暗夜灯塔后,铁渣坐在营帐休息区的长沙发上,静静地等候着前者的到来。此刻他表面平静淡然,但内心却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。

这段时间以来,他陆续吸收了三枚晶核,破裂的那枚淡青色晶核提升了他百分之一的进化度,而完整的那枚提升了他百分之二的进化度,最后那枚淡红色的,蚁后的晶核则提升了他百分之三的进化度。通过爱丽丝的扫描确认,他目前的进化度为百分之四十四。

除了力量和速度有所提升外,每天还能多填充一发灵能穿甲弹。经过反复测试,在体力充沛的情况下,他能连续填充八枚灵能穿甲弹。而耗尽灵能后,他的精神会变得极度萎靡,力量和速度也会大幅度下降至普通成年人的水平,必须连续休息二、三十个小时才能恢复过来。

思绪之间,营帐外响起一阵欢呼声。仔细听去,士兵们欢呼中还夹杂着一两声口哨。铁渣暗自皱了皱眉头,坐直身体朝营帐的入口处望去。该来的始终会来,怎么躲也躲不掉。

没过多久,一道窈窕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中,由远至近地朝他走了过来。碧海天青的旗袍宛如和风中的湖面,碧波荡漾,涟漪轻轻,而那缠绕全身的金龙,犹如蛰伏于湖底的恶蛟,面目狰狞,张牙舞爪。她的装着就和她的气质一样,明眸锆齿中冰风凛冽,巧笑嫣然中暗藏杀机,清纯可人感觉有如邻家小妹,可那皮囊之下,尽是蛇蝎之毒。

下一刻,她站定在他面前,朝他微微一笑,颔首行礼。

“青蓝应该称呼您为萨喳喳团长,还是……”她拉长声音,倾斜脑袋,问道,“铁渣?”

铁渣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说道:“朋友,请坐。”

碧青蓝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,随后缓缓地坐了下来。若是有不知情的人经过,或许还会误以为她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征战归来的情郎。

“有什么话请直说,我不喜欢拐弯抹角。”铁渣被她看得浑身都不舒服,开门见山地说道。

“我们都是神庙的人,所以在团队层面我会帮你。”说完,碧青蓝脸色一凝,瞪大眼睛注视着铁渣,紧咬银牙,一字一句地说道,“但你必须死!”

面对突然变脸的碧青蓝,铁渣摊开双手,耸了耸肩,摆出一副漠然的模样。看着他轻描淡写的表情,碧青蓝顿时气得不轻,和她想象中的反应完全不一样。不仅没有报复的快感,反而有点拳头打在棉花上,不着力的感觉。

“为了不连累他人,青蓝觉得,我们应该换个地方商量。”不一会,冷静下来的碧青蓝建议道。

“在哪?”铁渣问道。

“据点外面,树林里,就你和我,单独聊聊,可以吗?”碧青蓝问道,柔柔的声线仿佛在诱惑。

“没兴趣。”铁渣十分干脆地拒绝了。

“萨喳喳战前谋害两位团长,意图掠夺其团队资产,狼族军团就地解散,所有财产归还失主,取消所有任务奖励,此外……”碧青蓝停了停,加强语气说道,“此次事件中,王虎、豪猪、火柴、马库斯、牧千鹤等五人直接参与了行动,视为萨喳喳团长的同谋,根据《人类对外战争条例》及学院联盟的……”

“你姐姐的叫声很好听。”铁渣半眯着眼睛,淡淡地说道。

霎时间,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呆滞了半晌,碧青蓝颤抖着声音问道。

“我说,你姐姐的叫声很好听。”铁渣注视着她,露出一副回味无穷的表情。

“我要杀了你!”碧青蓝铁青着脸,沉声喝道。

铁渣先是咧嘴一笑,然后脸色一沉,龇着牙说道:“你现在的表情就和她当时一样,愤恨中带着屈辱和不甘,唯一不同的,只是你少了点泪水。”那语气中带着玩味的调侃,可目光却冰冷得像划过脸颊的刀锋。

“要不是时间太短,我真应该多爽几次……”铁渣继续说道。

“别说了!”碧青蓝失控地站起来,下意识地伸手到背后,想拉第三代灵能动力甲的拉环。与此同时,铁渣握住了锋耀的剑柄,浑身绷紧,蓄势待发!

就在这时,碧青蓝骤然清醒过来,嫣然一笑,重新坐了下来,朝铁渣说道:“请继续说,青蓝还想知道更具体的情形,比如说你是怎么进入的,好刺激啊~不是吗?”

“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。”铁渣松开剑柄,摊开双手说道。

“我们现在到外面去,就我和你,剩下的一切都其他人无关,好吗?”碧青蓝心平气和地问道。

铁渣无奈地耸了耸肩,原本他的计划是激怒碧青蓝,若她失去理智,在众目睽睽之下愤然出手,局势就会变得混乱起香蕉视频,黄来。估计到了那时候,学院就会派其他人下来参与调查,不再是秘书长一个人说了算。不过现在看来,碧青蓝实在不好对付,最后竟然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“心虚吗?”碧青蓝挑衅道。

铁渣咧嘴一笑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接着,两人并肩而行,走向营帐外。

到了外面,当着士兵们和审查组成员的面,铁渣忽然伸手搂住碧青蓝的腰。在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之前,他面朝王虎,朗声说道:“好好招待审查组的朋友,我要带秘书长出去走走。”

“是。”王虎随即立正行军礼,声音洪亮地应道,可心里却有些纳闷,团长平时为人低调,今天似乎有些反常。不过他也没多想,毕竟对方是学生会的秘书长,如果真是他女朋友,高调一点也算正常。

然而,被迫配合的“女朋友”却是怒火中烧,强颜欢笑。离开营区后,碧青蓝一把推开铁渣,手指向后一钩。随着“唰”的一声轻响,水银般的液体倾泻而出,眨眼间覆盖了她的全身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固化成型。

铁渣见状,立即退后一步,警觉地看着碧青蓝。而后者恨意满满地说道:“你死定了。”

“你确定要这么做?”铁渣问道。

“你死定了。”碧青蓝重复道。

“等会别后悔就行了。”铁渣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向据点大门。

十多分钟后,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暗夜灯塔,走进丛林的深处。碧青蓝紧紧盯着铁渣的背影,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动手。她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全面调查,他只是个传统型进化者。虽然她只有四阶的能力,但穿上灵能动力甲后,完全可以碾压对方。

在丛林中走了一段,植被逐渐茂盛起来。眼看离据点越来越远,碧青蓝暗自蓄力,准备骤然出手,杀他个措手不及。然而,就在她刚动念头的时候,前方的铁渣突然毫无征兆地向前冲去。等她反应过来,对方已经跑出四、五十余外!

她顿时一声低喝,眼中蓝光闪现。刹那间,充沛的灵能透过体表传到动力增幅装置,那淡青色的动力甲泛起了一层微光。与此同时,她的速度和力量随着动力熔炉的高速运转而急速攀升。

下一个瞬间,她就像支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!然而,尽管她的奔跑速度极快,但前方的猎物却异常灵活,在茂密的丛林中左弯右拐,和她保持着二、三十米的距离。她几次刚举起枪,对方的身影就消失在树干与树干之间。

这里的地形过于复杂,根本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机会。只要稍有分心,对方就会跑得无影无踪。只要能抓住他,就可以亲手为姐姐报仇了。抱着这样的信念,她咬了咬牙,猛然向前一蹬,跃空而起。紧接着,她背后喷出蓝色烈焰,化作一颗流星飞向天际。

与此同时,铁渣听到喷气声,立即止住身形,在灌木中隐藏了起来。

“砰砰……砰砰……砰砰……砰……”

“可恶!”半空中的碧青蓝搜寻不到猎物的踪迹,气急败坏地拔出灵能银星,朝树林里胡乱射了一通。发泄完,她重新降回地面。这时,不远处的灌木丛忽然动了动,一条人影窜了出来。

她急忙追了上去,不知不觉中,两人一追一逃,在丛林中越跑越远。眼看怎么也追不上,碧青蓝一咬牙,再次忍不住飞上了天空。可是,这次她依然找不到铁渣的踪影。

此时天色渐晚,她追了大半天都没追上,有些失落地降回地面。

然而,就在她准备撤离的时候,不远处又出现了铁渣的身影,她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。然而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直到天黑,她依然没有追上铁渣。这个狡猾的家伙似乎永远都和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总让人感觉很快就能追上。可实际上,无论她怎么提升速度都无法追上对方。但是就这样离开,她又有些不甘心,可让她继续追,却又没有止境般。

“他是故意的?”刚意识这点,她的俏脸就“唰”的一下全白了。直到这时,她才幡然醒悟,可体内的灵能却已经消耗了大半。若是失去动力甲的增幅,别说铁渣了,随便来几只啼蛉就够她受的了。

她越想越害怕,逐渐放慢了脚步,显得有几分犹豫。

就在她失神的片刻,铁渣绕过一棵树,跳进一堆灌木丛中,接着取下灵能武者步枪,“咔嚓”的一声,推弹入膛,端枪瞄准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